发送任意内容邮件给: [52saob@gmail.com] 即可获取最新域名 - 《永久地址:80s1.com》 【AD】黄金文字位

作者:鬼影子
字数:118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淫荡女友伊伊的故事一楼下邻居

  因为毕业的原因,女朋友换了两任。

  今天跟大家说一个前任的故事。

  我找女朋友,对外貌要求很苛刻,宁可空挡,也不想将就。

  好在现在大城市漂亮小妞很多,只要花心思,还是有机会的。

  前任女友叫伊伊,很好听的名字,长得漂亮,身材也很棒。

  169的身高,经常跟我撒娇说:「人家1米7呢」。

  我则是经常取笑她,是「要六九」。

  她胸也不大不小,正好C,明明很坚挺,不下垂,我每天都玩的很开心,她
却有时看到其他大胸妹会自卑。

  不过我一再跟她强调她这样最好了,再大以后下垂就很难看。

  后来,她有时候又担心自己会下垂,弄得我哭笑不得。

  伊伊不但漂亮,而且性格也很好相处,不像有的女人,好看一点,一副趾高
气扬的样子。

  不过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她对男人的戒备心太低了,时常会被人吃豆腐。

  自从有了我这个护花使者,情况嘛,并没有改观,哈哈,谁让我是一个喜欢
跟大家分享女友的人呢。

  露肩装,露脐装,超短裙,在我的装扮之下,她是越来越性感。

  有了前一个女友的经验,我只花了3、4个月的时间,就让她习惯上了这些
比较暴露的衣服,并且接受了在家不穿内衣的要求。

  有时候别看女人一开始很矜持,很保守,在爱情跟精液的双重滋润下,她们
还是会很享受性爱的乐趣和这些暴露带了的隐约快感。

  有的时候,我早上故意挑逗她,弄得她不上不下,再跟她一起去买菜,一路
上各种逗弄她,偷偷抚摸她的翘臀跟大白腿。回来一看,小内裤湿得透透的。然
后我就会美美地将她干得高潮连连。

  我跟伊伊当时都已经毕业两年了,收入比较稳定,所以那时房子到期后,两
个人就换了一个好一些的出租屋。

  一居室,离我们单位都近,朝南有阳台,里面装修也还可以了。

  房子装修新,但是那个小区其实有点老。

  里面住的也都是附近一些事业单位的老员工。

  伊伊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这样的小区自然是惹人注目。

  不管是上下班的OL装,还是周末出去玩穿的热裤、小短裙。

  经过小区花园的时候,那群健身或者下棋大叔的目光总是会聚焦在她身上。

  我牵着伊伊的手,心里颇为得意。

  上下住户虽然平时见得不多,但是我跟伊伊偶尔会给他们帮忙按个电梯什么
的,邻里关系还算不错。

  老住户之间也基本都认识,见面都老张,老李,老顾,老赵的称呼。

  别的楼层的邻居我认识不多。不过我们楼下,也就是三楼的老顾倒是很好认,
因为是个光头,平时都带着帽子。(秃顶真的很可怕……)

  搬过去一段时间,小区的老式电梯经常坏,所以我们也时常爬爬楼梯。

  爬楼梯虽然辛苦,但是跟伊伊一起爬就不一样了。我总是在她后面,看着前
面伊伊抖动的裙摆还有修长的大白腿,忍不住就会去戏弄戏弄。摸摸她的腿,或
者掀了一下她的裙子,露出里面各色可爱的小内裤。

  弄得她总是又羞又气,却分明又乐在其中。

  有一天我也继续那么调戏着,捏着她的翘屁屁:「小骚货,屁股扭起来真好
看。」

  伊伊娇骂一声:「色鬼」,任由我继续轻薄。

  我嬉笑地把她裙子都掀上去,让整个漂亮的圆圆屁股都暴露了出来。

  「好圆哦」

  「讨厌啦」伊伊伸手到背后要打我,反被我捉住,然后让她自己把裙子提起
来。

  「大色鬼」伊伊拿我没有办法,就自己提着裙子,扭着小屁股一步步慢慢走
了上去。中途还故意晃了晃屁股,弄得我差点想把她就地正法。

  正在我们嬉闹的时候,伊伊突然「啊」一声放下裙子。

  我回头一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光头老顾跟着我们后面呢。

  他也正擡头看着伊伊的裙内。

  干,伊伊的裙下风光岂不是被他看倒了。

  伊伊小脸蛋蹭一下全红了,连忙打掉我的手,然后飞奔到楼上

  那天我就被伊伊狠狠训了一顿,不得不承包了当天的家务活。

  但是晚上想起那个光头老顾色瞇瞇盯着伊伊内裤的样子,就让我好性奋,狠
狠干了她一回。

  邻里之间,除了这种春色事件,当然也少不了磕磕碰碰,没有多久,就因为
洗衣机漏水的问题和楼下的老顾吵了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我正把衣服丢进洗衣机以后,就跑去看电视了。

  伊伊穿着吊带睡衣弄好水果后,坐在我怀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水果,两个人
腻味着相互喂喂水果,亲一亲,好不甜蜜。

  两人正亲着呢,忽然听见哗哗哗的流水声从卫生间传出来。

  进去一看,靠北,里面都已经水漫金山了,整个卫生间地面都是水。

  也不知道洗衣机出什么鬼毛病。

  我跟伊伊赶紧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

  这边还没有收拾好,就听见门「砰砰砰」地响起来。

  伊伊过去开门,还没有开口,老顾大嗓门地吼开了:「你们漏水了知不知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刚看到,洗衣机坏了。」

  伊伊胆小,一听他这么说连忙解释起来。

  「洗衣机坏了还用什么用啊,水都漏我一屋了知道吗!」

  老顾气势汹汹,嗓门更大了。

  「对不起,我们也不知道坏了」

  伊伊被他这阵势给吓住了,慌忙道歉。

  「你们脑子有坑吧,来的时候不会检查检查」

  老顾看着伊伊很软弱的样子,嘴里很不客气。

  「操你妈说什么呢」

  原本我也是自知理亏,在里面赶紧收拾,但是一听他这么没玩没了,还沖我
女友大吼大叫,当时就火了,放下拖把沖到门口,挡在伊伊前面。

  老顾被我这一吼,也楞了一下,但是马上回过神,骂的更凶了:「说你妈漏
了老子一屋子水,操你妈」

  「我操你妈,漏就漏了,怎么了吧,你他妈不会拿个盆接着」

  我也好不退缩。

  年轻的时。

  老顾显然没有料到明明是我们的错,却比他还凶。

  我这句话简直是火上浇油。

  他撸起袖子,一副要打人的样子,手指着我的脸:「他妈的,老子今天弄死
你们两个傻逼」

  「老公,别这样」

  眼看我们这就要动手,伊伊连忙介入我们中间,「对不起,顾叔叔,我们已
经在收拾了,对不起,我们真不是故意的。」

  「你闪开,我他妈弄死个小瘪三」

  这些四五十岁的半老头每天在楼下花园也是没少练,手臂上青筋暴跳。

  真打起来我还真不一定占便宜。

  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在学校的跆拳道协会也呆过,我也摆开架势,准备干
架。

  伊伊见状不好,一着急,也忘了自己还穿着睡衣,一边道歉一边把他往外推。

  「叔叔对不起,是我们不对,我跟你下去看看情况吧」

  柔软的胸部都挤在了他的身上。

  我要阻止她,反被她狠狠瞪了一眼:「还不赶紧把水排了。」

  说完,伊伊把外面的防盗门一关,在门外又是继续道歉。

  我跟她很少吵架,被她这一瞪眼,反倒是清醒一点点,也是,万一打起来,
伤着她就不好了。

  光头老顾见我这也不好欺负。

  就换了一个口气对伊伊说:「好,你讲理,你来跟我看,看看漏成什么样。」

  说着抓住伊伊的手往楼下带。

  伊伊自知理亏,也只好跟着他下去,转头隔着防盗门,又跟我说了句:「你
拿个拖把先拖一下。」

  我只好眼看着老顾把只穿着睡衣还微露着玉乳的伊伊带了下去。

  回到屋里,一边拖,一边想,老顾会不会对伊伊做什么呢?她穿的那么少。

  万一他要是一生气,把伊伊的睡衣脱了,对她非礼可怎么办,一想到她雪白
的娇躯,坚挺的玉乳可能要被楼下的老顾看光光,还有可能被他揉捏,我竟然有
些性奋起来。

  还好,过了4,5分钟,她就上来说,确实漏的很严重,水从人家电线上漏
下去,正好滴在饭菜上,也难怪人家生气。

  我们忙活了好一阵,才清理干净。

  打电话给房东大婶,她居然说出差在外,过两天才能过来。

  不管怎么样,这楼上楼下的两家算是结下了梁子。

  说来也冤家路窄,经常我们坐电梯,老顾也做电梯,我们走楼梯,他也走楼
梯。

  彼此相见横眉冷对,简直是随时可能打起来。

  反倒是伊伊,觉得跟邻里之间关系搞得太僵不好,毕竟我们是新来的。

  他要是在那群老头那里瞎传什么,我们出入可能也不太方便。

  要是跟伊伊一起的时候碰到他,为了缓解一下气氛,伊伊每次还主动跟他打
招呼。

  但是老顾见我在的时候通常也就冷淡的回应一声,我不在的时候才肯跟伊伊
聊上两句,问洗衣机来修了没有。

  隔了两天做爱的时候,我突然有个主意,把她抱起来,走到窗边。

  「讨厌鬼……你干嘛呀……会被人看见的」

  「嘿嘿,在窗边叫得大声一点,我要让楼下那个傻逼听见」

  「嗯哼,讨厌啦…啊……啊……好坏啊……老公你好厉害……」伊伊说是讨
厌,却自觉地大声叫出来。

  听她这样淫乱的呻吟,我更加兴奋了,用力干得她站都站不住。

  那几天我们又在窗边干了几次,每次都弄得她娇喘连连。

  结果做完她还骂我不正经,女人还真是会推卸责任,做的时候明明又爽得要
死,事后都是我的错。

  直到周三,房东大婶才带了修理工跟泥瓦工,修了洗衣机,又对防水层进行
加固。

  我跟她说,如果洗衣机还坏,或者再漏水,我们马上退租,按照合同她得赔
我们钱。

  她连忙保证说肯定修好,保证没有没事的。

  上面弄好了,但是我们跟老顾的关系并没有改善。

  每天依然是一副仇敌的样子。

  伊伊跟我商量,要不我们低头认个错,请人家吃个饭,不然这一天天楼上楼
下的,见面太尴尬了。

  不过被我一口回绝了,老子年轻体壮,怕他个毛,看他那个光头都讨厌。

  周五下班的时候,我跟小曼正在厨房做饭。

  伊伊意外的换上一件很性感地吊带睡衣,莫非是今天晚上要让我好好欺负一
番。

  虽然还穿着围裙,但是从背后看去,性感的玉背大半裸露着。

  睡衣的裙摆也就将将盖过紧致的小翘臀,雪白的美腿从其中笔直地延伸下来。

  我陪着她一边做饭,一边调戏她,时不时摸摸大腿,搂搂小腰,或者再亲一
亲。

  弄得她一会儿一个娇嗔的白眼。

  饭菜快弄好的时候,我一把搂过她,堵在冰箱门上狠狠地亲吻起来。

  手自然地往裙底一摸,嘿嘿,内裤上竟然微微湿了,我用手指头隔着内裤玩
弄起她的小豆豆跟两片薄薄的阴唇,弄得她浑身无力,只能抱着我嗯嗯哼哼得扭
动身体。

  我们两正亲着呢,却响起不知趣的敲门声。

  伊伊连忙挣脱开,跑去开门,我一看居然是房东大婶跟老顾。

  这两一起上门,是个什么意思,我正疑惑呢,伊伊开口了:「那个,老公,
我请顾叔叔跟阿姨一起过来吃个饭,咱们坐下来聊一聊。」

  原来是伊伊自作主张,跟房东大婶通气好,要让两家握手言和。

  「是啊,小伙子,咱们邻里之间有什么矛盾,可以好好协商吗,有什么话好
好说」

  房东大婶一如既然的笑瞇瞇.

  她当然不愿意按照合同进行赔偿了。

  老顾站在门口,没什么表情,估计是等我表态。

  伊伊沖我眨眨眼,暗示我。

  既然如此,那我就卖女友一个面子。

  「进来坐,进来坐。」

  我也挤出一些笑容。

  房东大婶手里还拎了一些饭菜跟两瓶酒上来。

  「阿鬼啊,挺不好意思的,这洗衣机刚修好就老出问题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也让你跟老顾啊,有些误会。阿姨给你们陪个不是。」

  「您客气了。」

  伊伊还客气了一下,我就直接说到:「是啊,当初你可说什么都能用的。你
看,不能洗,还漏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怪我,怪我。」

  「秀芳,这个啊,我早说过了,得修一修,是不是,你看着闹的」

  老顾劲直走到了卫生间检查起来。

  原来他是这个目的。

  「我找了人了,上回那个修洗衣机太不靠谱了,随便糊弄就收了我二百块钱,
这回我还得去找他算账呢。这次回我可是下了血本,里面零件都换了,保证滴水
不漏。你看这防水层我都重新加固了。」

  房东大婶指着地面唾沫横飞地说到。

  老顾又确认了一番,才点点头说到:「行,那我可说好了,再漏,我可顾不
上老邻居的面子了。」

  「放心,放心,这个师傅说了,要漏他可赔钱。」

  老狐貍,说的可是那个师傅赔钱,没说自己赔钱,真他妈精。

  伊伊端了菜出来,跟房东大婶招呼老顾坐下来顺便吃个饭,他推辞了一下才
上了桌。

  房东大婶主动还主动给我们倒上了几杯酒,给我跟老顾倒的是白的,给她自
己跟伊伊倒的是啤酒。

  这个情况下,人是伊伊请来的,不喝就是不给面子了,我女友当然要陪着笑
喝了几口,我也勉为其难的陪着喝几杯。

  一开始还是有点尴尬,不过既然是伊伊请来的,那只好我先开口道歉了,我
端起酒杯跟他认真道了歉,说自己太沖动,是我们的不对。

  老顾也表示了一下宽宏大量,说:「这个漏水的确也不是你们故意的,年轻
人嘛,比较沖动我也理解,我也是水弄倒饭菜上,搞得不够冷静。邻居吗,多沟
通,多交流。」

  「是,是,是,您说得对。」

  我也借坡下驴,伸过去跟他碰杯。

  我们先干了那一杯,互亮出杯底。

  接着伊伊也端起酒杯,说了几句是我们不对,以后还要顾叔叔多照顾之类的
话。

  然后她俯身向前,跟老顾碰杯。

  哇她这一俯身,桌上立刻春光无限,她身上那件睡衣虽然在家里不算太暴露,
但是在老顾面前就显得太诱人了。

  细细的肩带,让她整个白璧无瑕的香肩都暴露在外。

  领口本来也还好,将将要露乳沟的程度,但是她这一俯身,领口一下子敞开
来,上半球一片白茫茫露了出来,连房东大婶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更不用说对
面的老顾了。

  这老狐貍,其实我从一开始就发现,老顾眼光时不时在偷瞄她。

  他碰了杯,又说了两句才一饮而尽。

  故意要让伊伊保持那个暴露的姿态。

  「咳…咳…」

  伊伊也学着老顾仰头干了下去,结果呛到了。

  我赶紧递过纸巾,帮她拍拍背。

  手触碰在她光滑的后背上,心里那个淩辱女友的恶魔一下子又苏醒了。

  我趁机将她的睡衣从后面往上推了一些些。

  尽管幅度很小,但是这样胸前的玉乳就暴露得更多了,连乳晕都快露出来了!
微醺的伊伊哪里会注意我还在偷偷做手脚,也没有整理。

  接下来就一直这么暴露了,看得我都偷偷硬了。

  几杯酒下肚,大家话也就敞开了。

  老顾说他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住,儿子在外面上大学,媳妇儿住在郊区的一
个大房子里,他一个礼拜才回去一次。

  伊伊也喝了几杯啤酒,她酒量向来差,这次可能以为是小杯,结果被忽悠得
喝了好几杯下去,微醺的小脸红扑扑非常可爱。

  明亮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我们聊天,时不时插一句,有时被我们逗笑,红
唇皓齿,娇美不可方物。

  当然更美的是她的胸前,她一直没有整理好睡衣,白璧无瑕的玉手撑着小脸,
略向前倾斜,白嫩的美乳就那样大大咧咧的暴露着,被我们逗笑时,玉乳轻轻跳
动,真想好好的把玩一番。

  老顾一开始还偷瞄,后面喝了酒,也上了脸,一边跟房东大婶回忆了一下这
栋楼是什么时候建,当时是个什么什么情况,一边却面向伊伊,大方地看着她的
胸前。

  「我跟你们讲,这楼建的时候,就我跟我们单位领导强烈要求的。不然根本
没有你们知道吗?」

  老顾唾沫横飞地把这个楼是怎么来的讲了一遍。

  呵呵,老子信你才有鬼。

  一通瞎聊,话题又回到我跟伊伊身上,房东大婶夸我跟伊伊是郎才女貌,天
生一对,老顾说伊伊是这楼有史以来最好看的美女。

  夸得伊伊笑靥如花。

  这老顾居然还说到:「阿鬼,我跟你讲,我可把伊伊当闺女一样,你小子要
是敢欺负他,我可收拾你」

  呸,你他妈算老几,还敢占伊伊的便宜。

  伊伊竟然还搭茬:「听到没有,哼,以后让顾叔叔照着我哦」

  吃着聊着快一个小时,房东大婶的电话响了。

  「喂,啊,是,行,知道了,就快回去了。」

  她敷衍了几句挂掉电话,「死老头,催什么催。」

  「那这样,咱们楼上楼下的都是邻居,以后啊,有什么问题,你们都给我打
电话,我一定给你们处理好。」

  房东大婶换成笑瞇瞇的脸跟我们道别。

  我跟伊伊连忙起来送客,老顾也晃晃悠悠站起来要走,我猛地一站起,一阵
头晕目眩的,赶紧扶着桌子不让自己倒下。

  「小鬼你酒量不行啊」

  老顾还笑了笑我。

  不过没走两步,他自己也脚步不稳,被伊伊搀扶到沙发上。

  「叔叔你喝杯水,休息一下」

  伊伊给他倒杯水。

  我缓了缓,清醒了一些,但又觉得膀胱很胀,自己扶着墙走到厕所里。

  这酒还真有后劲,看见马桶就很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伊伊进来帮我拍了拍后背,我示意她没事,让她先送走老顾。

  我晕乎乎先坐在马桶上等了一会儿,头侧靠在洗手盆上,等了好一会儿也没
有吐出来……

  强忍着难受,我往外探了探头,看看老顾走了没有。

  结果发现这老顾还在沙发上坐着,再一看,林拜,他居然还搂着伊伊的肩膀
呢。

  「不仅仅是洗衣机吵,你们每天晚上打架的声音也很吵啊,你说这个怎么补
偿我。」

  「哪有…」伊伊酒劲也上来了,小脸比刚刚还要红润,都忘了老顾的手还在
她光滑雪白的肩膀上。

  「嘿嘿,好几天可是都是吵得我睡不着呢,要不要给你学一学你都怎么喊的」

  「555…对不起嘛…叔叔……我错了……那都是阿鬼乱来的……」

  「嘿嘿,那让我再看一下你的大咪咪就原谅你」说着,他就把伊伊睡衣的肩
带拨下来。诱惑了一个晚上的这对白嫩嫩大奶子终于被解放了出来。

  他妈的,这个老顾八蛋,居然趁我喝醉,偷偷欺负起我女友来。

  等!等下!他说再看一下?难道他曾经看过?

  「不要这样」伊伊来不及阻止,老顾已经握住了她的那对大咪咪。

  「怕什么,上次不都看过了」老顾一边揉动起来,一边凑到她胸前乱亲起来。

  「那个是意外的……嗯…不要亲人家嘛…嗯」

  妈的,上次她跟着下去查看漏水的情况,果然有意外发生,是肩带意外掉了
吗?干,我居然完全都不知道呢。

  伊伊这样娇滴滴的反抗,哪里可以阻挡这样一个色鬼,他伏在伊伊胸前,含
住她一边的乳头,然后腾出一只手去摸伊伊的大腿,然后摸进了伊伊的裙子里。

  看着漂亮可怜的女友让楼下这个老色鬼欺负,我性奋得裤子都快撑破了。

  干,我心里一个声音骂道,阿鬼你个没用的东西,真是看胡作非的文章看多
了,外面那个不就是你最近最厌恶,最想揍的臭老头吗,怎么能看着他这样吮吸
你心爱女友的奶子,摸她的大腿。

  但是我脑子里又冒出另外一个声音说到:「请他过来的不就是外面那个可爱
的女友,是她自己以为请人吃饭就能化解矛盾,现在正好让她自己知道一下,什
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何况她上次也被他看了奶子,这次让他吃一下也没有关系。」

  「嗯哼……顾叔叔你别乱来啦」伊伊的挣扎也很无力

  「小妹妹,别装了,你今天晚上穿得这么少也是为了勾引我吧」

  「才不是……啊……你……你不要乱讲」

  「奶子都快露出来了,还说不是」

  啊?!原来是这样,我说伊伊怎么可能没注意到自己的衣衫不整,她居然傻
傻地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讨好老顾。

  「你……唔嗯……」她一声娇喘,身体一下子软软地说不出话来。

  应该是老顾的手指摸到了我女友的阴户上。

  「嘿嘿,小妹妹,你怎么这么快就湿了」

  「嗯哼…放开我……我生气了」

  伊伊这时似乎真的要离开,她被抱着站不起来,身体向一旁倾斜过去,老顾
顺势将她推到在沙发上。

  我女友这下真紧张了:「别这样…顾叔叔…阿鬼看见了就不好了……啊……
放开我吧……」

  「你放心…他喝醉了……不会知道的」老顾又把她的裙摆推上去,白嫩嫩的
大腿和小腹都露了出来,神秘的小花园只有一条薄薄的蕾丝内裤覆盖着,上面已
经有了水迹。

  老顾粗糙的手指轻轻拨开她的内裤,鉆进了小嫩穴里面。

  「啊…不要……唔……真的不要这样……」

  我看她挣扎着,希望能从他身体下面逃出来。但我知道最清楚自己女友,她
身体很敏感,被他这样技巧高超的老流氓猥亵,就会淫水泛滥、全身无力。

  那个老色鬼一阵乱摸之后,扯着她的内裤快速的脱了下去。

  然后老顾自己也解开裤头,把鸡巴掏出来,干,那个鸡巴还真不小,又粗又
黑。

  「不要……不要这样……啊…不可以了…我们已经道歉了…不可以再来了…
我要告诉我男朋友…」

  她的抗议声那么软弱无助,根本起不了作用,反而让老顾更加兴奋。趁着这
个机会,老顾的大嘴巴快速含住我女友的樱唇,把舌头伸进她嘴巴里逗弄。那对
大奶子被他的手掌摸捏逗弄着,大拇指还不停弄她的乳头,把她乳头都弄硬得翘
起来。然后另一只手挖进她的私处逗弄一阵子,就看到她两腿胡乱地分分合合,
淫水都流到沙发上了。

  在她双腿乱动的时候,老顾粗腰趁乱挤进她两腿之间,屁股猛地一沉,「扑
滋」一声,我女友也娇叫了一声。

  干、干、干!我的女友又被人肏了!而且是楼下最讨厌的邻居!看着心爱的
女友被楼下讨厌的臭老头奸淫、淩辱、糟踏,我心里却是异常的兴奋。

  这个笨蛋女友,自作聪明把楼下老顾请过来,以为请他吃个饭,就能把矛盾
化解了,看看,现在被人操了吧。

  我一边愤恨地想,一边撸动着自己的鸡巴。

  这老顾平时经常锻炼,身体也很强壮,骑在我女友身上就狠抽猛插起来,干
得我那年轻又漂亮的女友竟一时「嗯嗯噢噢」地讲不出话来,白璧无瑕的长腿这
时紧紧贴在他那粗壮的熊腰上,细嫩的肌肤就磨着他大腿上的粗毛毛。

  一边干,他一边还淫笑道:「真爽,小水逼真紧。嘿嘿,去呀,去告诉那个
小兔崽子,他妈地,还敢骂老子,看老子怎么干他的女朋友。」

  「啊…啊…不要…不要告诉他…」伊伊一边呻吟着,一边无助地抗议「你这
个人…怎么可以这样……你都说不计较了」

  老顾继续勇猛地抽插着她的嫩穴说:「嘿嘿,乖乖给老子干一炮,老子就不
计较。」

  「嗯哼……你好过分……啊…」

  老顾双手抓住她的脚踝,大大地分开我女友的双腿,用大鸡巴狠狠地抽干我
女友的嫩穴,鸡巴上沾满了淫水,弄得沙发都湿掉了。我那心爱的女友被干得双
乳前后波动,玉手抓着沙发边缘,小嘴一声声娇吟着。

  他勇猛的干了好几分钟,自己也渐渐喘了起来。于是将我女友抱起来,然后
自己靠在沙发后背上,让伊伊坐在他怀里,然后从上面脱掉那件早就遮挡不住任
何东西的睡衣。

  我女友已经被操得娇软无力,只能任由他摆弄。

  老顾又逮住机会,捏着她的下巴,把自己的臭嘴对上去,再度含住她那娇艳
红唇。

  伊伊双手无力地扶在他胸口,乖乖张着嘴,任由他的舌头进进出出,那少女
的红唇皓齿,现在都成了他口中的美味。

  一边亲吻,他还一边握在伊伊的腰上,带动着她的小蛮腰跟翘臀前后扭动。

  上下两个小嘴都被老顾这样玩弄,我这个平时清纯的女友,这时,织腰乖乖
配合着扭动起来。

  老顾从她洁白的脖子一路亲吻下去,又吮吸玩弄她那对坚挺的乳房,弄得她
仰着头,抱住老顾嗯嗯直叫。

  把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干得这么浪,老顾心里别提多满足了,他一手把玩着
她坚挺的玉乳,一手在她翘臀上揉捏「嘿嘿,天天穿着小短裙丁字裤在楼上晃来
晃去,早就想干你了。」

  伊伊心里满是羞赧,头靠在他肩膀上,身体却舒服地不由自主地扭动,迎合
着他的奸淫,羞红着脸哼着说:「啊…你太坏了……人家好心请你吃饭……却把
人家干了……」

  「要怪就怪你男朋友,乱骂人,还在窗边把你操得那么大声,我当然要好好
惩罚你」老顾顺势嘬着她的耳垂。

  「嗯哼……对……都是他不好……惩罚我……嗯哼……用力干我」伊伊仿佛
找到了一个掩饰自己的借口,闭着眼睛胡乱的回应道。

  日,那个的确是我不对,但是也不能都成了我的错呀!爽的是你,错的却都
成了我。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

  老顾淫荡一笑,抱着她的美臀,从下往上顶,用力向上捅着她的小骚逼。

  「嗯…不要客气…啊…用力操我…顾叔叔……噢……你的鸡巴好大…顶到人
家最里面了……唔嗯…噢………」

  伊伊各种淫乱的呻吟着,在舒服到顶点时,还主动张开小嘴去亲吻老顾。

  她双臂环绕在这个老混蛋的脖子上,激情地跟他接吻着,娇嫩小舌头伸出来
跟老顾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还主动将老顾嘴里的口水含过来品尝,真是太骚了。

  我这淫荡的女友就是这样,每次被人肏的很爽的时候,就会主动索吻,希望
被人更用力的侵犯。

  老顾自然不会放过,他在伊伊身上大肆的抚摸,啪打着嫩臀,揉捏着玉乳,
又用牙齿去轻咬乳头,弄得我心爱的女友都快哭出来。

  「小骚逼水还真多,难怪上次都流到我们家去。」

  「嗯嗯…是你的鸡巴太粗了……把人家的骚逼都要干破了……啊……好美…
…」

  伊伊已经爽翻天了,竟然用这么下流的言语来回应他。

  「骚逼你喜不喜欢被我干」

  「喜欢……好舒服……啊啊……噢…顾叔叔…你好强壮……我喜欢被你这么
干……」

  伊伊在他耳畔淫荡的娇喘着。

  「爽吧,比你那个废物男朋友强吧」

  「嗯……你比他厉害…好叔叔…你最棒了……唔嗯……」

  气死我,这个老王八,居然骂我是废物!要知道我最恨别人这样骂我。

  小的时候,有一次有个叔叔在我家里跟老爸吵架,还吵得很凶,把在里屋睡
觉的我吵醒了。

  我吓得躲在门缝偷看。

  只见两人吵得脸红脖子粗,一副快打起来的样子,漂亮的妈妈在中间劝架。

  过了几天,妈妈在指导我写作业的时候,那个叔叔来到家里,在客厅聊了一
会儿,就跟妈妈进到卧室里。

  很快里面就传出「啪啪啪」的声音跟妈妈诱人的呻吟声。

  后来那个叔叔再来我家就跟老爸握手言和,两人又跟以前一样称兄道弟。

  只是老爸不知道这个兄弟后面就时常趁他不在到我家里,把我年轻漂亮的妈
妈带到房间里「打一架」

  或者让她跪在地上含他粗大的鸡巴。

  最让我震惊的是一天中午,他们竟公然在沙发上干了起来,妈妈跪在沙发上,
身上只剩一件解开的衬衫,雪白的身体翘着屁股向后,迎接着那个叔叔用力的奸
淫。

  我记得当时那个人嘴里就说着:「XXX那个废物,这么漂亮的老婆都满足
不了,还是得我来」

  打那以后,废物这个词连同妈妈的臀浪、乳摇还有那一声声诱人的呻吟一起
深深地刻进我的脑海之中。

  我从回忆里回过神来,经过一次次的热吻与激烈的扭动,这时的伊伊已经气
喘吁吁.

  老顾恢复了力气,一个翻身又将我女友压在身下,在她身上腾骑着,抽插着。

  「嘿嘿,那个废物,看老子怎么肏你女朋友。小婊子,你说你男朋友是不是
废物」

  「是……他最没用了……噢……顾叔叔……你好猛……用力干我……操死我
……」

  我女友被他操干得高潮一浪接一浪,喘息呻吟声不绝,她这时双腿勾在他的
粗腰上,双手也紧紧搂住他,两个奶子主动贴在他那健硕的胸肌上,自己的美臀
主动也迎合着他那粗大的鸡巴,让他干得更深,小嘴在娇喘声中继续淫乱地呻吟
道:「啊…叔叔你大鸡巴插得好满……用你的大鸡吧狠狠地操我……惩罚我…气
死我那个笨蛋男朋友…嗯哼…噢…啊…舒服死了……」

  他狠狠地抽插数十下,又深又重地操干她的嫩穴,把伊伊干得都说不出话来,
最后用力把整根大鸡巴插进她的小穴里,「嗤嗤嗤」地射出滚烫浓稠的精液。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把鸡巴拔出来,又玩弄了一会儿我赤身裸体的女友才收拾
走人。

  我转身把精液也都射到马桶里,然后坐在马桶上想,这才一个多月,女友就
让楼下的邻居干了,接下来的一年可怎么办,要不我再漏几次水,让我这个漂亮
的女友好好去安慰安慰他?应该也不用吧,说不定接下来他就会在伊伊下班的时
候拦住她,把她硬拉到房间里干上一炮才放走她,真是好期待呀。

147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屌丝撸 - 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
  •